ASG_5137

我西皮是驚天大糖

【伉儷】Part of your life

看見七顆星星合體後突如其來的腦洞♥

感覺自己寫得很混亂(????

正文開始d(`・∀・)b


房裡的燈沒開。

 

外頭帶著方才被雨沾上溼氣的風一陣一陣地吹進半開的窗戶,朴珍榮抱著自己的大腿蜷曲在沙發的一角,那是他缺乏安全感下意識做的動作。腳底板因為觸碰著透著涼氣的磁磚而有些發冷,發沌的腦袋被冰涼的地板弄得清晰不少。

 

他剛才和林在范置氣了。

 

這些年他從緝毒大隊退下來後,在同樣是幼稚園老師的王嘉爾的邀請下才進幼稚園當起了老師,跟一群淘氣的孩子們相處自己也漸漸愛上這份工作。可朴珍榮的骨子裡還是有一份倔,在一場追緝裡腿負了傷被迫離開警察廳,無法和林在范並肩站在同一個高度一直是他埋藏在心裡的疙瘩。從年少時就和對方約定要一同進入警校,再後來表現優異雙雙被長官提拔,原以為還能夠在份熱愛的工作上能有所成就,卻被突如其來的插曲斷了後續,再怎麼溫潤的人也難免心有不甘。

 

朴珍榮在心裡始終覺得自己是矮了林在范一截。

 

當他聽見林在范的身邊多了一位搭檔時,冒出的念頭不是慶幸又多了一位能夠保護林在范的夥伴,而是對於那個能夠站在林在范身旁的人充滿著不甘和忌妒,原先要從嘴裡說出恭賀的話卻顯得有些怪裡怪氣。

 

「那很好啊,總比我這個負傷退役的幼稚園老師好。」

 

「珍榮,你知道我不喜歡你這樣說你自己的。」那人的眉頭深鎖。林在范一向不樂見朴珍榮貶低自己,他明白他的愛人自從卸下警察這個職位後,一直認為以前自己的能力遠遠超過現在的朴珍榮。

 

「哥,我是怎樣的人我自己清楚。」拿起遙控關掉正播到觀眾發出虛假驚嘆聲節目的電視,從心裡蔓延出來的煩躁感緊緊扼住朴珍榮的呼吸,吸進的氧氣越發稀少,腦中一熱便把所有難聽話全丟給了林在范。

 

「你其實很慶幸我被迫離開警察廳吧?畢竟被一個沒有作戰能力的隊員拖著後腿那該有多可憐」

 

「說那些開導我的話也只是為了你自己的利益好而已吧,你其實根本就看不起我」

 

「還要花一年的時間照顧一個腿殘的廢人,你鐵定覺得我很麻煩吧?」

 

朴珍榮清楚知道他眼前的這個人對待他有多麼的寵愛。說林在范是最支持他、陪他捱過那些難熬的日子的人也不為過,可他卻該死地無法停止對林在范說出傷害的話,靈魂像是掙脫出他的身體,他眼睜睜地看著失去理智的自己說出多麼殘忍的話在傷害他最愛的人。

 

「夠了朴珍榮!」聽見林在范的大聲喝斥後,朴珍榮才回過神收回更為難堪的話。看著對方因為隱忍怒氣而緊握的雙手和充斥血絲的雙眼,朴珍榮明白他是真的惹怒林在范了。

 

「我想我們需要各自冷靜一下。」朴珍榮無神地望著林在范話一說完便甩上門離去的背影,然後逐漸由啜泣到放聲大哭。

 

朴珍榮想告訴林在范說他也不想那樣的,可是他終究是敗給內心那頭吞噬他理智的怪獸。

 

-

 

哭了整夜的代價就是隔天得帶著兩個腫得跟核桃一樣的眼睛去幼兒園上班。

 

特意比平時早起了半個小時熱敷那哭腫的雙眼,即便如此在遇到第五個小朋友問他說“榮榮老師,你為什麼眼睛腫腫的?”,朴珍榮就知道早晨是白忙一場了。

 

有謙跟斑斑特地在畫畫課上畫了個大笑臉給朴珍榮,用軟軟的童音安慰自己不要傷心。

 

「如果有人欺負榮榮老師的話,我跟斑米會去把他揍飛的!!!」

 

「嗯嗯!!我跟有謙米會保護榮榮老師的!」低頭望著兩個小小孩揮動他們的小拳頭,朴珍榮心頭一暖卻又感到難過。

 

是榮榮老師傷害了他啊……

 

王嘉爾也少見地將自己拉到一旁,嚴肅地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看著對方秉持著如果聽不到他要的答案就不走的精神,朴珍榮覺得與其一直被嘮叨自己還是老老實實地招了還比較實在。

 

「我跟在范哥吵架了,就這樣。」

 

「怎麼回事?昨天下午來幼稚園接你下班不是還好好的嗎?」

 

「嘉爾,我是不是一個很糟糕的人?」王嘉爾聽著朴珍榮反常的提問,突然一時反應不過來。

 

「珍榮你、」

 

「先聽我說完。嘉爾,你能想像嗎?在人生的巔峰時卻硬生生被扯下谷底,摔得粉身碎骨我卻一句痛也不敢喊,用我最大的力氣讓生活回到正常的軌道,可是我很不甘心啊嘉嘉……我很想站在在范哥的身旁和他一起並肩作戰,你說,為什麼老天要這樣開我的玩笑……」王嘉爾望著朴珍榮泛紅的眼眶,那些安慰的話一句也說不出來,只是抱著朴珍榮一下又一下的輕拍,讓懷裡的那人好好地發洩一回。

 

感受到那漸漸放鬆的身體,王嘉爾才意識到朴珍榮已經哭累睡著了,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他,輕聲叫著剛好一旁經過的段宜恩幫忙把朴珍榮移進室內休息室,打了通電話給林在范告訴他朴珍榮的情況後,才徹底鬆了一口氣。

 

剛剛處理朴珍榮的事情後,頓時疲憊感湧了上來,王嘉爾摟著段宜恩的腰撒嬌,將小腦袋往段宜恩的懷裡鑽,熟悉的味道迎面而來,明明都是用同一個沐浴乳的牌子,段宜恩身上的香味卻讓他迷戀不已。

 

「Marky,希望朴狗能想得開呀……」

 

「嗯……一切都會好的。嘉嘉,別擔心。」輕撫懷裡那人的眉頭,段宜恩覺得他的嘉嘉開懷大笑的樣子才是最美好的。

 

解鈴人還須繫鈴人,只能靠他們兩個自己解決了。

 

-

林在范其實在接到王嘉爾的電話之前他就已經耐不住性子想要回去安撫朴珍榮了。

 

那是他捧在手心裡疼的寶貝,昨天一兇完朴珍榮後林在范就後悔了,那小孩的脾氣他是瞭若指掌的,但林在范氣他。

 

氣他為什麼不明白他有多好,怎麼能夠一而再再而三地看輕自已。

 

昨天一氣之下就回到局裡過夜,瀰漫的低氣壓還讓自己的下屬嚇得以為自己犯了錯隊長正打算找他們算帳,還是崔榮宰在一旁叫自己適當著點,免得整個局裡都活在膽戰心驚的氣氛裡。

 

林在范揉揉略為發疼的太陽穴,隨手拿件外套打聲招呼便開著車去幼稚園接朴珍榮,整個路上都想著要怎麼好好哄他的小桃子。

 

朴珍榮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放學的時間了,轉頭一看一張便條紙被貼在一旁的小矮桌上

 

“朴狗啊,好好休息,別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珍榮啊你是星星啊,這句話我都要說爛了,我說是你就是!知道了嗎!”掀開下一張便條紙,上頭畫滿了一大片的星星。

 

「嘉嘉真的是……」朴珍榮輕笑地搖搖頭,難怪段宜恩這麼愛王嘉爾,能有個貼心的小太陽好友,真的是朴珍榮的幸運了。

 

摸摸自己的核桃眼,消腫了不少,給自己灌入要給林在范道歉的勇氣後才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剛踏出休息室就瞧見兩個小團子蹲在門口前眼睛一眨一眨地盯著他。

 

「有謙跟斑斑為什麼還沒回家呢?」

 

「榮榮老師,你今天下午沒來上課,所以我跟有謙米就去問了嘉嘉老師你怎麼了」

 

「老師沒事了,謝謝有謙跟斑斑的關心喔!老師很開心你們這麼關心我,這麼晚了你們該回家囉!」朴珍榮蹲下來摸摸這兩個孩子的頭,看見兩個小團子為自己這麼擔憂,臉上的小褶子都笑得跑了出來。

 

「等等!榮榮老師!」兩個小孩咚咚咚地跑到朴珍榮面前,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氣。

 

「我跟斑米吵架後都是用bobo和好的!」說完有謙就往斑斑肉嘟嘟的嘴唇上用力一親。

 

「所以榮榮老師,你也要跟你喜歡的人趕快和好喔!!」斑斑因為剛才的bobo而感到有些害羞,臉頰都渲染上了淡粉色,但還是牽起有謙的手朝外面一指,朴珍榮才發現林在范正靠著車門在外面等著他。

 

送完那兩個蹦蹦跳跳的小朋友離開後,朴珍榮才猶豫不決地走向門口。

 

「在范哥,我不該那樣的、我……對不起……」朴珍榮低頭看著自己的鞋尖,像是個犯錯等著被訓的孩子。

 

林在范看著眼前那人的髮漩,覺得可愛到不行,捧起朴珍榮的臉就是一個深吻,等到面前那人輕推自己,臉因為快要無法呼吸而憋得通紅時才捨得放開。

 

「剛剛你幼稚園裡的小朋友教我的,這樣我們算和好了嗎,榮榮?」夕陽的餘暉映照在林在范的眼裡,看得朴珍榮有些出神。

 

「哥,真的對不起,以後我不這樣了」

 

「是榮榮就沒關係的」

 

並不並肩哪有什麼重要的呢,只要你還在我身邊,那一切便都美好。


偷偷問一下

有人會想看兩個小團子的番外嗎_(:3 」∠ )_


评论(6)

热度(47)